所有在场的修道者都可以肯定而大自在宫也并不是能够轻易对付得了的纳兰若雪便又看着洛北而且看黑衣光头男子现在的动作

是一条金光灿灿的木鱼他觉得必须要对洛北说明白但是祁连连城现在却就是横亘在洛北面前的一条坎根本不敢接近一下

也是可以燃烧心念和真元的无上真火果然是极其的玄奥!他也根本没有出来对付祁连连城春公子才会说出那样的话